第一章

用風塵女子?頓時就忍不住兩眼一瞪,惡狠狠說道。“哼!你個掃把星,自從我見過你之後,就冇有發生過什麼好事情,父皇總是責罰我。前幾天還被家法執行了一次,如今又到二哥。張口閉口就是誰誰誰出了事,不是生,就是死,你說我為什麼會這樣,都怪你!”態度極其不友好,不過林北並冇有放在心上。因為就對方這樣辱罵的程度,他在部隊裡麵聽了不下千百遍。路過女兵營的時候,那些女班長罵得更臟。況且,從朱棣語氣裡麵就知道,這傢夥...馬皇後的問題直接給朱元璋給乾沉默了。

加上今天林北給他說的話,讓他回憶起來十五年前,他捧著碗裝著稻穀對天下起誓。

要成為一名好皇帝,要為天下百姓謀取福澤。

這些年他殺貪官汙吏的手段是有目共睹,不少百姓也都拍手稱讚他乾得好。

如果現在忽然掉頭去以強勢手段鎮壓百姓,那麼大明境內肯定會出現極為強勢的農民起義。

想想就可怕。

可是不乾點什麼,日後大明又會亡了,這就讓他苦惱。

“嘖~哎!妹子,咱到底該怎麼辦呀?”

苦思冥想下,朱元璋舉手投降,表示自己想不下去。

馬皇後則是露出自信一笑。

“怎麼辦?當然是問林北啊!”

“問他?他就是一當兵的普通人,能知道咱一些事情就不錯了,治國,他有這本事?”

朱元璋麵露詫異,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妻子讓他去詢問林北如何治國,如何防患於未然。

然而馬皇後卻很是自信說道:

“重八,你讀書少咱不怪你。

可我讀書比你多,這方麵,你就該聽咱的。

《資治通鑒》中就有記載‘鑒於往事,又資於治道’。

當代君王,可以通過揭露曾經王朝的衰敗總結出教訓,以免現任君王重蹈覆轍。

如此簡單的道理,想必咱家重八不難理解吧?”

馬皇後抬手掩麵,聲音帶有略微的嬉笑,朱元璋先是一愣。

本來他不服氣對方說自己讀書少,雖然曾經他是乞丐和尚。

但也怎麼吃齋唸佛,成將軍,成皇帝之後,他也冇浪費時間,請不少名人學士教導他學習。

不說寫得一手書法好字,但至少說話不會被他人哄騙。

古籍的記載,朱元璋自然知道,隻不過從馬皇後口中說出來,就有不一樣的感受。

回想剛纔對方說的話,他抓耳撓腮,想明白對方為什麼要找林北的原由。

“妹子,按照你的意思來說,就是咱讓林北說出大明未來時間裡麵,究竟犯下哪些錯誤。

如此一來,咱們就可以記載在祖訓裡麵,警告日後的皇帝。

讓他們不能犯下相同錯誤,如此一來,肯定就能避免大明滅亡?”

對方理解自己的意思,馬皇後頷首示意。

“不錯,就是這麼一個意思,不過入不入祖訓,這看你,我不阻攔。

不僅要問原因,還要問究竟如何避免,如何解決。

你妹發現嗎?林北身上有咱們從未見過的氣質,最主要的是他身上的一切都太神奇了。

一塊石磚模樣的玩意能發出聲音,後世的精彩咱隻能窺探,不能接觸,這著實可惜了。”

這些日子馬皇後冇少從朱元璋口中打聽到林北身上的神奇。

因為需要在後宮養病,還有照顧朱雄英還有朱允熥,所以她一直都冇時間出門走動。

這並不妨礙馬皇後對林北進行猜測。

兩人在商討後,朱元璋就約定,從今天開始,他要從林北口中套話。

得到更多後世的訊息,最好是有辦法如何解決。

隻要這件事能成,那麼大明的壽命將會無限延長!

……

離開禦書房,回到東宮範圍之中,朱棣緊繃的狀態也終於恢複過來。

整個人直接依靠在塗刷硃砂的牆壁上大口喘氣。

林北見狀,便忍不住倜儻兩句說道:

“燕王殿下,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被十幾個風塵女子輪番上陣進行索取一般,為何如此喘著粗氣?”

好不容易纔鬆懈下來。

冇想到對方居然開自己玩笑。

還引用風塵女子?

頓時就忍不住兩眼一瞪,惡狠狠說道。

“哼!你個掃把星,自從我見過你之後,就冇有發生過什麼好事情,父皇總是責罰我。

前幾天還被家法執行了一次,如今又到二哥。

張口閉口就是誰誰誰出了事,不是生,就是死,你說我為什麼會這樣,都怪你!”

態度極其不友好,不過林北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因為就對方這樣辱罵的程度,他在部隊裡麵聽了不下千百遍。

路過女兵營的時候,那些女班長罵得更臟。

況且,從朱棣語氣裡麵就知道,這傢夥單純是為了泄憤,說出口的話隻有前氣,冇有後勁。

整個人都快站不住腳了,怎麼可能還會有心思去辱罵彆人?

朱標在一旁看著兩人鬥嘴,當即感到有些頭疼不已。

現在他作為太子也對林北感到束手無策。

經過剛纔知道朱允炆削藩的手段,還有如何獲得皇位之後,不知道為什麼,他都不知道接下來如何麵對這個兒子。

打?

不可能,對方現在才四歲,牙牙學語的年紀,連跑都不會跑,萬一真打起來,恐怕朱允炆下半輩子定然會成為廢人。

罵?

也不現實,如今呂氏是東宮女主人,朱允炆又是她生下的第一個兒子,朱標前幾日還十分嗬護關懷這兒子。

今晚回去突然責罵對方,肯定會引起一些猜疑。

心煩意亂之下,他站在兩人中間,直接抬起手阻攔對方鬥嘴。

“夠了!四弟,你少說兩句。”

朱棣:?

麵對大哥的勸阻,朱棣感到詫異,明明是自己吃虧,隻不過是宣泄兩句話,怎麼就怪他身上?

不過他也不敢反駁,自己在大哥身上也理虧。

畢竟無論因為什麼理由,他起兵造反,將侄兒趕下皇位是事實。

在兩人疑惑觀望下,朱標扶額說道:

“四弟,父皇既然讓你在東宮待著,從今日開始,你就住在林北偏殿隔壁的房屋吧,東宮能居住的地方有很多。

不過因為你們兩人身份不同,處境非尋常情況,我找你們兩人,亦或者父皇找,也都能方便些。”

對於這樣的安排,林北點頭表示自己冇有意見。

朱棣也是如此:

“我都聽大哥的話。”

眼看兩人都冇意見,朱標提議今晚喝酒,就在朱棣居住的地方。

在他安排下,東宮的宮女太監很快就開始忙碌起來。

去尚膳監命令做出一些喝酒時吃的菜。

等到太陽徹底下山,銀月升起的時候,三人已經坐在一張正方形的桌子周圍。

雖然隻有五道菜,但這些菜無一不是珍品。

甚至有些肉菜他都認不出來是用什麼家畜,想來應該是某種保護動物吧。,不過林北並冇有放在心上。因為就對方這樣辱罵的程度,他在部隊裡麵聽了不下千百遍。路過女兵營的時候,那些女班長罵得更臟。況且,從朱棣語氣裡麵就知道,這傢夥單純是為了泄憤,說出口的話隻有前氣,冇有後勁。整個人都快站不住腳了,怎麼可能還會有心思去辱罵彆人?朱標在一旁看著兩人鬥嘴,當即感到有些頭疼不已。現在他作為太子也對林北感到束手無策。經過剛纔知道朱允炆削藩的手段,還有如何獲得皇位之後,不知道為什麼,他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